侃历史,看历史,就在中国历史故事 |
官方微信 中国历史故事手机版 |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人物 > 明朝 > 方克勤

方克勤

方克勤,人名。有古人方克勤(1326—1376),字去矜,号愚庵,因曾任山东济宁知府,故又称方济宁,宁海缑城人。也有西北政法学院法律史专业研究生导师方克勤。
人物关系
  • 名    称方克勤
  • 别    名方济宁
  • 字    号字去矜号愚庵
  • 国    籍
  • 出 生 地宁海缑城
  • 出生日期1326
  • 逝世日期1376
  • 职    业山东济宁知府
1

人物简介

人物简介
方克勤祖上三代从儒,先父曾为鄞县教谕。克勤自幼端庄凝重,好读书,天资超人,乡里称为神童。元至正四年(1334)参加乡试,以策论直陈天下大势与政治得失,时人叹服,但考官忌其言,未敢录取。克勤游览杭州时,瞻仰岳飞墓,感叹世事,慨然泪下。时天下百姓不堪元朝暴政,义兵四起。吴江同知金刚奴受命募兵镇压,克鄞劝阻说: “民之为盗者,或迫于饥寒,或怯于徭役,今斯民固无赖矣,奈何使其去妻子而为兵?几何不首为盗耶?”后所募兵果然半路杀守护而投奔义军,金刚奴越墙而逃,断一足,后悔无及。元亡后,明皇朝于洪武二年(1369)诏立郡县学,次年,克勤被辟为本邑县学训导。四方学子慕名前往求学者百余人。后因母年迈辞归,邻近诸生即从学于其家,远居者辄散去,邑中学舍尽空。
洪武四年(1371),朝廷派行部使者袁宏徵克勤为官,克勤以母老不愿进京,躲避他乡,不见使者。但郡县催促急如星火,并逮克勤亲姻等督促追寻。克勤无奈,不得不入京见史电执政,仍以母老请辞。执政爱其才,命在吏部考试,列第二,特命知济宁府,赐冠带以行。
克勤久居乡村,深知民为国之根本,从政后,处处以百姓利益为重。元末,由于战乱频繁,土地大片荒芜。明初,朱元璋曾下诏垦荒,规定新垦田亩三年不纳粮。但属吏好功奉上,不到三年辄加征,并以田亩多寡定徭役。于是百姓弃田,土地复归荒芜。克勤赴任后,重申诏令,与民守约。对纳税田亩,亦按肥瘦分成九等,按等级征税;统计每户男丁数目,徭役按丁分担。自此吏属无法作奸,新垦土地日增。克勤初到任时,正值济宁饥荒。入冬,百姓又须为北方守军送军衣。当时上司有令,只许陆路输送,禁止舟运,违者论死。严冬腊月,陆路尤苦,民众恳求从运河水道就便运送,以免车马之劳。克勤不畏死罪,毅然命以舟运,说:“吾知从民便,抵法非所辞也。”后各郡陆运者难禁风雪严寒,人畜冻死无数,独舟运安全无事,上竟不问罪。济宁城墙坍坏,按旧例,应由守兵修筑。济宁守将仗势役使民众修城。时正当五六月间,天旱无雨,农事正忙,万余筑城之民不得收割庄稼,哭声闻数里。克勤为此事忧愤不食,叹道:“民病不救,焉用我为!”暗将此事禀告中书省,吏属惧而不敢署名,克勤独具己名上报。丞相胡惟庸得悉此事,立即下令停止筑城。诏下之日,正遇久旱甘霖,民众欢呼而散。是年五谷丰登,百姓作歌颂克勤之德:“孰罢我役,使君之力。孰成我黍,使君之雨。使君勿去,我民父母。”自此,济宁接连三年俱获丰收,两州二十县,家有余粮,一府饶足。户籍从三万增至六万,税赋由万余石增至十四万四千余石。
克勤在职时,注重教化。济宁兵后,郡县之学皆废,克勤倡而再兴。聘学官,充弟子,未久,各州县设学舍数百间,有弟子二千人。克勤为人,廉洁正直,爱人惟恐不及,律己惟恐不严。朋友下属有急难,慷慨解囊。莱芜县丞欲迎老母来署,苦无资金,克勤以一月之俸相赠;有同僚衣食短缺,克勤每年赠布帛,与饮食,抚慰备至。任职三年,月俸有余则尽散给朋友,或留官库,毫无私蓄。平素衣着俭朴,不穿绸缎,一布袍竟穿数年。居室简陋,墙垣倾颓处,购苇席蔽风。室中无他物,惟书册杂陈其间.相交不受人一物,虽草木之微,亦以粟易之。兖州守遣孩童赠两只新鲜水果,克勤怒,笞童十数而归还;一同乡任邻郡县令,赠一雁,勤当即拒绝,并与断交。后政声日显,省宪考绩,列为六府之最。洪武八年(1375)春被召入朝,太祖嘉其善治,命礼部赐宴款待。三月还济宁府继续任职。五月,曹县知事程贡因当初不职被笞,怀恨在心,此时上书诬陷克勤,朝廷责令御史杨某查办此案。杨某为程贡朋友,恐案白累程贡坐诬奏罪,易民服暗查克勤之过,越两月无所得。遂捕府中卒史逐一逼供,亦无所获。于是捏造事实,诬谄克勤盗用官库炭苇两百斤,而此时正当十月,毋须炭苇取暖。但克勤不与辩,去职谪浦江。翌年,将释归,适遇“空印案”事发,克勤又被牵连,十月被害于京师。临刑之时,克勤知己身无过,神色不改。其子方孝孺扶柩归乡,葬县东北深湾童施山。学者宋濂为作碑铭。著作有《汗漫集》数卷。
方克勤青年时刻苦学习,元末避乱山中。明朝初任济宁知府,兴办教育。在垦荒征税之事上,他按照朝廷规定办理,取信于民,并采取很好的措施。方克勤治政取得良好的政绩,但他不追求名誉,过着很简朴的生活。每次巡行属县,连一杯热水也不肯接受。兖州长官通过方克勤的小仆人进献两个瓜,他也退回。方克勤待人诚恳,受贬谪的人经过郡,他一定给予很大照顾。他为人宽和,礼待一位被罚俸禄的同事,那人酒后失态,后向方克勤道歉,方克勤装做不知而安慰他。
2

史书记载

史书记载
一、《明史 循吏列传 方克勤》原文
方克勤,字去矜,宁海人。元末,台州盗起,吴江同知金刚奴奉行省命,募水兵御之。克勤献策弗纳,逃之山中。洪武二年辟县训导,母老辞归。四年征至京师,吏部试第二,特授济宁知府。时始诏民垦荒,阅三岁乃税。吏征率不俟期,民谓诏旨不信,辄弃去,田复荒。克勤与民约,税如期。区田为九等,以差等征发,吏不得为奸,野以日辟。又立社学数百区,葺孔子庙堂,教化兴起。盛夏,守将督民夫筑城,克勤曰:“民方耕耘不暇,奈何重困之畚锸。”请之中书省,得罢役。先是久旱,遂大澍。济宁人歌之曰:“孰罢我役?使君之力。孰活我黍?使君之雨。使君勿去,我民父母。”视事三年,户口增数倍,一郡饶足。
克勤为治,以德化为本,不喜近名,尝曰:“近名必立威,立威必殃民,吾不忍也。”自奉简素,一布袍十年不易,日不再肉食。太祖用法严,士大夫多被谪,过济宁者,克勤辄周恤之。永嘉侯朱亮祖尝率舟师赴北平,水涸,役夫五千浚河。克勤不能止,泣祷于天。忽大雨,水深数尺,舟遂达,民以为神。八年入朝,太祖嘉其绩,赐宴,遣还郡。寻为属吏程贡所诬,谪役江浦,复以空印事连,逮死。
子孝闻、孝孺。孝闻,十三丧母,蔬食终制。孝孺,自有传。
二、《明史 循吏列传 方克勤》译文
方克勤,字去矜,宁海人。元朝末年,台州盗贼兴起,吴江县知府金刚奴奉行省府之命招募水兵来抵抗盗贼。方克勤前往献计献策没被采纳,于是就被迫逃到山里面加入盗贼队伍。洪武(年号)皇帝第二年重新划分设置县郡,(方克勤)因为母亲年迈就辞别回家了。四年后他来到京都,参加吏部考试获第二名,特此被授予济宁知府的官位。
恰逢此时开始(皇帝)下诏号召百姓开垦荒地,过三年后就要开始交税。然而当地官吏征收税率不等到三年的期限(就要征税),百姓都说(皇帝)的诏旨不可 信,于是就弃田离去,田地又再次荒废。方克勤就与百姓互相约好,交税的事情一定按期限(三年后)交纳。区分田地为九等,以差等的田地征收税率,官吏不得耍奷,如有违反当日就罢免他的官位。同时(方克勤)又设立学堂几百个,修缮孔子庙堂,兴起教学文化的风尚。在十分炎热的时节里,守城将领督使百姓修筑城池,方克勤说:“百姓这个时候正在耕耘田地都忙不过来,怎么能够承受这么重的工程。”就写信到中书省去为百姓请命,得到停止服役的意见。由于当时久遇干旱,而(在此时)济宁却五谷丰登。济宁人歌颂他说:“是谁免去我们的劳役?使君(指方克勤)出了力气。是谁让我们有了粮食吃?蒙受使君的甘霖之雨。使君不异于我们百姓的父母。”(方克勤)在这里做事三年,人丁兴旺了几倍多,整个县郡都丰衣足食。
方克勤以德治理作为根本,不贪图功利名誉。(他)曾经说:“靠近名利必定会耀武扬威,耀武扬威必定会祸害百姓,我不忍心啊。”他自己生活简洁朴素,一件布袍穿了十年也不更换,每天也不再吃肉。太祖皇帝使用法律很严厉,士大夫(指朝庭大臣) 被贬,凡路过济宁的,方克勤都周到地安抚招待他们。永嘉候朱亮祖曾经率领船队开赴北平,河水干涸,准备使用劳役五千多人清理河道。方克勤不同意,哭泣地向天祈祷。忽然天降大雨,水深达几尺,船队才得以通过,百姓认为(方克勤)是神。过了八年(方克勤)进入朝庭,太祖皇帝嘉奖他的功绩,赐宴席款待,送他回济宁。后来(方克勤)受到下属的官员呈递奏章诬陷他,(于是方克勤)被贬到江浦服劳役。后来死了。他的儿子方孝孺为其守孝。方孝孺作有传记记载。
3

后人评价

后人评价
方克勤在济宁府任知府三年,可谓尽职尽责,功绩显著。“省宪考绩,为六府之最”,这个结论,既可以说是对他功劳的忠实记录,也可以说是对他公道的评价。
方克勤之治事,各方面都有较大的成就。他使一个底子很薄、基础很差的济宁府发生了深刻变化,原因是多方面的,而其中主要之点,在于他们能够不负职守,以“救民病”作为自己的责任,求真务实、勤政为民。方克勤身为一府之首,当他初上任时,见到济宁府守将凭借权势在农时大忙季节役使万余名农夫修筑城墙,给农民加重了负担,便发出了“民病不救,焉用我为”的慨叹。这慨叹,就是来自于强烈的责任感。正是这种强烈的责任感,使他将真情及时奏明上司,让百姓免除了劳役之苦。正是这种强烈的责任感,使他带领百姓兴修水利,发展了农业生产。还是这强烈的责任感,使他“从民便”,准许府民行舟,造成了一府百姓生活和生产的便利条件……所有这些,说明方克勤致力于解救民难的始终一贯。应当说,在方克勤所取得的一系列政绩中,为民排忧解难是其中最主要也是最生动的政绩。
“民病不救,焉用我为?”这种对官职价值和意义的认识比“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应当说是更进一步的。实际上,方克勤的“救民病”之举,在当今也就是求真务实,勤政为民的体现。
“救民病”,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并不是那么轻而易举的。纵观方克勤的“救民病”,就很不易。首先,他为了解除百姓徭役之若,不怕得罪有权有势的同级官员,敢于向上峰陈述自己的意见。其次,他能够深入民间,了解和体察民情,对百姓深以为患的水害问题、蓄粮失火问题及时发现,并采取果断有力的措施予以解决。再次,他能从这实际情况出发,不因循守旧,而是敢于打破陈旧的常规陋习,让百姓实行舟运。这一系列的“救民病”措施的得来,都不是靠坐在官府衙门里想出来的,而是从接触实际,接近民众产生的。
不论是谁,只要他给人民群众带来了好处,人民是不会忘记他的。他的所作所为,总会在人民群众中留下口碑。对方克勤“救民病”,百姓便编出歌谣广为传唱:“孰罢我役?使君之力。孰活我黍?使君之雨。”“活民者,方使君也。”由此可见,为官者在任一方,政绩优劣自有公论,民众是不会埋没和无视他们的功绩的。由于受着历史和阶级的局限,方克勤做到这种程度已是十分不易。“金杯银杯不如百姓的口碑,金奖银奖不如百姓的夸奖。”我们共产党人完全有条件、有能力和有义务比方克勤做得更多,做得更好。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要把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放在首位,真正做到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

相关新闻阅读

广告id15-640x250

相关历史事件

广告id16-980x260
历史人物首字母索引: A B C D E F G H J K L M N O P Q R S T W X Y Z 人物朝代、地区索引:上古隋朝民国夏朝唐朝五代十国商朝宋朝春秋战国元朝秦朝明朝汉朝清朝三国晋朝南北朝周朝其他朝代辽朝金朝近代现代